资讯

一个病理医生的日常

王季丽 华夏病理 263 评论
[导读] 作者:天蝎

小马是一个病理医生,博士毕业进了一家国内知名的三甲医院,现在正在规培一年级。

在进病理科之前,听人家的描述,都说病理科是个清闲的科室,一杯茶,一支烟,一板切片看一天。平时有事没事还可以多照顾家里,虽然钱少,但是事情也少。

 一个病理医生的日常

结果进科室之后被啪啪打脸,就像一首歌唱的:“起得比鸡早,挣的有点少,干的比牛多,睡得比狗晚!”

 一个病理医生的日常

这不,已经晚上十点多了,小马还在科室加班。每天十多板的大标片子,要打的内容非常多,除了常见的病理诊断外,还常常需要判断是否浸润性、是否高级别。在小马看来,这些肿瘤看起来都差不多,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个打的高级别,那个却是低级别,更不用说那些更难描述的镜下表现了。

小马痛苦的挠了挠头,又带下来一把头发。“哎,再这么下去都该秃头了!”眼见着发量一点一点减少,小马的压力也与日俱增。这些压力倒不是来自于发量的减少,而是这些难以理解的病理切片,以及科室的科研压力,还有爱人和孩子。

“今晚几点回来?”妻子又贴心的发来信息。

小马觉得有点对不起妻子,每天在科室加班,常常不能陪伴妻子和才不到一岁的孩子。不仅如此,拿着每个月到手两千的工资,只能跟妻子租一个很小的小房间,连吃饭和孩子的奶粉钱还要父母补助,看着父母双鬓染上了白发,却一直对自己说着:“没事的,我们还能帮衬着你一点,以后会好的”。小马觉得非常心酸。

 一个病理医生的日常

“你先睡吧,不用等我了!” 小马编辑了微信,点了发送,叹了口气,又继续投入了看片中。还有3板片子,还要摄片,不到12点估计又回不了家了。

12点,小马终于完成了看片,伸了伸懒腰,小马脱下白大褂,走上了回家的路。回家后,妻子和孩子已经睡了,小马蹑手蹑脚地刷牙洗脸,瘫倒在床上。

“过了这几个月就好了!”小马暗暗给自己打气,接下来看片子会越来越熟练,加班会越来越少,工资也会越来越高的!

第二天,六点半,小马准时醒来。

今天早上七点,科室里有个国自然(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的动员会。作为一家国内知名三甲医院,科研是必须要做的。而病理科,向来是科研的弱势科室。这几年,科室里一共就拿了一个国自然,于是乎成为了全院的批评对象。

医院给科主任的压力,转头就加到了小马这些博士毕业的员工头上。虽然才入科室不久,但是国自然的会议已经开了一波又一波了,医院的动员、主任的私下问询,以及今天的国自然动员会。

泡了一杯咖啡,小马打着哈欠来到科室,会议室已经坐满了人。主任又在激情飞扬地讲着:“现在,单单临床做的好是不行的,现在医院需要的都是复合型人才——scientific physician,既要做好科研,也要做好临床!”

“明年3月份医院要上交国自然,从现在开始,博士都要开始写标书了,我就定个时间,明年1月1日之前,所有博士,都交标书上来……”

后面说些什么,小马已经听不见了,想起屡做屡败的实验,一直没有做出阳性的结果,主任已经对他有点不满了。1月1日,离现在只有2个多月了,自己到时候真的能交上来标书吗?

一个病理医生的日常

 小马感觉自己像是被推上了高速公路,一直在不停地往前、往前,然而,却没有一个清晰的方向。

“取材啦!”科室的讨论群里已经开始喊小马取材了。

小马摇了摇头,企图将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摇出去,然而,脑子还是乱乱的。

穿上一次性手术衣,带上手套,带上口罩,小马走进取材室。一股熟悉的福尔马林的气味袭来,小马皱了皱眉头, 他非常不喜欢福尔马林的味道,却对此无可奈何。取材是每个新手必经之路,而且,在他们医院,每个病理医生至少取材三年,久的甚至需要取材四年五年。

虽然网上都说“福尔马林对人体有害,具有致癌作用,甚至可能引起白血病”,但病理医生却和福尔马林“亲密接触”,小马只能选择性忽略这些信息,告诉自己,前人们可以的,我也可以!

这,就是一个病理医生的日常。病理医生并没有想象的轻松,在做的诸位,你们后悔吗?


本站欢迎原创文章投稿,来稿一经采用稿酬从优,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相关阅读

  •   数据加载中

我要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