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初三少年保住一条腿,只因医生做了这件事!

双卫网 261 评论
[导读] 有人说,在显微镜下,癌细胞要比一般细胞更美丽,并非那么凶神恶煞,这个是真的吗?

来源:双卫网

薛卫成医生,北京大学临床肿瘤学院病理科主任医师,博士学位,硕士研究生导师。

初三少年保住一条腿,只因医生做了这件事!

在临床,不同科室对医生的要求是不一样的,内科细致的诊疗、外科精湛的手术、妇科准确的判断、儿科耐心的引导,他们各具特色,为患者排忧解难。

但也有些科室,接触的患者不多,可能有些人知道他们的存在,却不知道他们的意义,即便知道也只当他们是幕后英雄,今天的主角便是这样一位老师。

在薛老师的办公室,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台显微镜,便想到前面的问题,薛老师说:

在普通人来讲,提起癌症是比较狰狞、可怕的。

但是,由于肿瘤细胞比正常细胞处于更加活跃的状态,在能量攫取方面具有优先性,会长得较饱满,更加有鹤立鸡群的感觉,并且在染色的条件下,会呈现不同的颜色,这也是肿瘤细胞能够识别的原因之一。

因此,肿瘤细胞的确是有他独特的美感,并非大家所想......

初三少年保住一条腿,只因医生做了这件事!

图片来源于网络

病理科这项离不开显微镜的日常工作,看似简单,实际是有很大学问的。曾经有人说,病理医生就是搞化验的,是幕后英雄。

但薛老师却不这样认为,这是为什么呢?医生不都是很谦虚的吗?怎么又不主张做幕后英雄了呢?

薛老师从两方面进行了阐述。

你愿不愿意走到台前?你有没有主动的意识?

1、主动与患者沟通

对于病变的识别方面,可能会有些机械化,仿佛在搜寻证据,但是作为医生来讲,搜证据也是要讲技巧的,至少用同理心与患者多沟通就是个很好的办法。

沟通,看似简单,但真的很简单吗?

在实际临床状况中,每个病人的感受、焦虑程度、经济状况、过往经历、文化背景等都是有差异的,需要综合评估,甚至包括未来的治疗,如何告诉患者这个不好的消息等等,都需要衡量。因为我们不会知道,消息说出去之后,听者的感受是什么样的。患者是需要交心和被安慰的

医者仁心,医学本身需要在做一个成熟人的基础之上,结合自己的医学知识,有一颗愿意倾听别人的声音的愿望,这样信息才能准确传递,更好的去沟通。

所以,通过与患者主动沟通,更加准确的获取信息,从而建立彼此的信任和患者对疾病康复的信心。如果没有这些信任和信心,这样的治疗没有开始就已经是失败的

诊断及治疗过程中,有了信任和信心就够了吗?

当然不是!专业的诊断更加必不可少。这个时候,还需要与临床医生进行沟通,主动获取全面资料,搜寻支撑诊断的证据。

初三少年保住一条腿,只因医生做了这件事!

2、主动与临床医生进行沟通

病理就是研究疾病的发生、发展、转归、病因,包含的很广义,每个与患者检查相关的部分,都是探查疾病的手段,都是认识疾病的工具,显微镜也是认识疾病的工具。

但是,如果一个医生仅仅依靠显微镜去判断,不了解患者的状况,给你一张切片而去做诊断,是一种鲁莽的行为,除去很经典的和已经很确定部位的肿瘤,比如胃镜,确诊是不是胃癌是比较容易的。但是,很多的疾病,也有可能转移到胃。

初三少年保住一条腿,只因医生做了这件事!

薛老师接手的众多病例中,有这样一个病例。

海涛,来自满洲里,因初三寒假那一年腿疼去医院就诊,被诊断为骨肉瘤。在当地做了初期手术后,一家三口便来到北京进行后续治疗。因为情况紧急,医生准备为他行截肢手术。

消息一出,全家陷入到黑暗的深渊,而一向沉默的爸爸拿着海涛的病理切片往返多家医院,最后经人推荐,辗转来到北京大学肿瘤医院会诊。把病理切片递进窗口,踌躇很久,才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离开。

薛老师拿到切片后,为了获取更多资料,则是兵分两路,先主动联系患者家属,请他们带患者所有的检查详细资料过来;等待期间,又立即打电话给相关临床科室及影像医生,请求他们提供一些资料,拿着资料去找肿瘤科主任。

两个人拿着资料,反复讨论了一个中午,讨论哪些地方像骨肉瘤,哪些地方又否定,是黑色素瘤?还是其他?如果只是看显微镜下的切片,诊断为“骨肉瘤”情有可原,但是还会有一些干扰因素。

最后,回到显微镜下,薛老师正式发出最后的诊断报告——“骨样骨瘤”,并叮嘱孩子爸爸去另外两家大医院做病理会诊。

得知好消息的海涛爸爸喜极而泣,道谢后,马上根据薛大夫的推荐到这两家医院做了病理会诊,结果与薛大夫的诊断一致。

太好了!海涛的一条腿保住了,孩子的一生保住了,这个家也算是保住了!

多年后,当海涛已经成人开始工作,海涛一家与薛老师成为“友人”,提起当年,仍然是唏嘘不已!

初三少年保住一条腿,只因医生做了这件事!

当我这个听众都能感受那种成就感时。薛医生却说:“其实,这个病例,我更加希望的是,大家能够看到,如何去作出最后的诊断。主动获取,全面考虑,千万不能一叶障目。要敢于走向台前,并不是去做“幕后英雄”!”

他还提出我们医生要增强主动服务意识,主动与患者沟通,拿到整体资料,请专业的医生形成小型的多学科的会诊模式,然后作出最后的诊断。

切忌:有人认为把组织送给病理科,经过显微镜下观察就一定可以得出结论,这样的想法是错误的。

初三少年保住一条腿,只因医生做了这件事!

二、即使是我们基层的医生,也应该与患者进行面对面的沟通。

这样做有四个好处:

1、医患之间应该面对面交流,更加真实,患者需要被安慰,也更想了解自己的病情。

2、获取更多有价值的信息,避免误诊。

3、一个很认真、负责的形象,无形之中,会建立彼此之间的信任。

4、即便你诊断不出,患者也可以理解,有这些困难存在,帮助患者转入上级医院,寻找相关的专家。

可见,病理医生的确不能做幕后英雄,更应该走向台前!!!

初三少年保住一条腿,只因医生做了这件事!

不做幕后英雄,并非是要追名逐利 

当然,所谓走向台前,不做幕后英雄,并非是让大家追名逐利。 

回到我们今天的开篇,肿瘤细胞。谈到肿瘤,薛老师提出了平衡的因素。这又是什么意思?

“我的父亲对我说过两句话:

“你读完大学就不供你了,后续读研或者更高的学历,就靠你自己了!”

“一定要按时作息!”

当然,年轻的时候,听上去觉得没什么,现在想想,平衡规律的生活,饮食锻炼,的确很重要。如果说天天啤酒就烤串,这样的生活方式,肿瘤是会很快找上门的。

生病也是一样,因为打破了一种平衡。好比肿瘤,人体有致癌因子,也有抗癌因子。之所以得肿瘤,是由本身的肿瘤和机体的体质两方面的因素造成的,是不平衡造成的。

如今有些癌症可自愈,但不可大肆渲染。治疗效果好的那些肿瘤,从生物学行为方面就是好的,对于药物干预等后期的治疗效果也是好的。但肿瘤的形成是长时间的积累,逆转是比较困难的。”

因此,肿瘤细胞的确是有他独特的美感,并非大家所想......

现在我们知道了,肿瘤细胞并非那么凶神恶煞,既然如此,对于肿瘤的恐惧也会有一些减少。我想,那些能自愈的癌症患者,除去疾病本身的逆转,也需要拥有乐观的心态。

薛老师认为,摆对了天、人、物、我的关系,就可以知道自己的角色。用开放的态度看待人生,不要被禁锢。

作为一个人,你的盼望是什么?人要按照安在心里的“律”行事!多思考一下这些问题,或许你会过得更轻松。

如果非要去形容薛老师的气质,我想用淡然而不失热爱!

初三少年保住一条腿,只因医生做了这件事!

淡然而又不失热爱!走向台前,却又不追名逐利,这不正是因为薛老师的平衡心态吗?

所谓的病理医生不是幕后英雄,而要走上台前!对于薛老师的观点,你是否也有了更深层次的体会?

我忽然意识到,为什么我那么忙,为什么忙到有时候会没有了生活?也许我也该找找自己如何去平衡了!

本站欢迎原创文章投稿,来稿一经采用稿酬从优,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相关阅读

  •   数据加载中

我要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