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对话 | 易祥华:“人才短板”仍然是制约病理学科发展的瓶颈

医师报 67 评论
[导读] 来源:医师报;采访者:《医师报》融媒体记者 陈惠 昕亚

对话 | 易祥华:“人才短板”仍然是制约病理学科发展的瓶颈

作为上海市医师协会病理科医师分会第二任会长,上海同济大学附属同济医院病理科主任易祥华主任医师自2019年上任,即在组织结构、分会建设、人才培养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今年新冠肺炎疫情中,易祥华会长带领分会,参与新冠肺炎的临床研究,多次为上海呼吸学界和湖北病理科同行提供咨询,为新冠肺炎诊疗方案提供病理依据。

作为一名胸部疾病病理的资深专家,易祥华更了解当前病理科发展的短板以及病理人才培养的关键所在。他直言,“病理人才”的短板仍然是制约病理学科发展的瓶颈。他在本次新冠肺炎疫情中思考得最多的是,病理学界应如何携手,帮助临床医师制定科学的诊疗方案。5月份的一天,在病理科主任办公室,易祥华向《医师报》记者一一道来。

对话 | 易祥华:“人才短板”仍然是制约病理学科发展的瓶颈

对话 | 易祥华:“人才短板”仍然是制约病理学科发展的瓶颈

对话 | 易祥华:“人才短板”仍然是制约病理学科发展的瓶颈

首要工作:组织建设和会员发展

《医师报》:易教授好,我们知道您是2019年上任,您还记得上任以来做的第一件工作是什么?

易祥华:上任以来的首要工作就是组织建设和会员发展。

本届病理科医师分会共有40名委员,换届时有404名会员,而上海病理界医师和技术员有1400余人,分会有2/3以上的医生和技术员“游离”在组织之外。因此,我们把发展会员列为首要的工作之一。为此,分会专门成立了会员发展工作小组,由会长主抓、副会长分管。按上海各区域划分指定负责人,共同开展工作。

需要指出的是,病理科医师分会的会员不应只包含医师,还应纳入病理技术员。因为对于病理工作而言,技术员与医生是不可分割的,并且目前技术员还未设单独的学术组织。因此,只要是参加了病理的相关工作,不管是医生、技术员或是管理者,都有资格入会。本届约有10余家医院做到了病理科全员参加。自2019年11月换届到2020年3月底,新会员增加了200余人。

承接政府职能  规范化培训任务重

《医师报》:那么加入分会,会员可以享受哪些权利?

易祥华:会员权利包括优先参加本会组织或举办的各种活动,优先享受本会提供的服务,享有医师定期考核及专科医师规范化培训(简称专培)的有关详细资料等,会员间通过分会进行学术沟通与交流,互通有无。我们的目标是要把分会建成病理科医师的家园、青年医生成长的摇篮、科学规范培训的基地、继续教育合作的桥梁。同时,会员向分会所反映的诉求、申请医生的合法权益等,分会都将及时反映到上级协会或有关部门。

本届病理医师分会的主要工作是承接政府职能,做好专培和题库建设,基地师资培训和医师定考等。毕业后医学教育包括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简称住培)和专培等内容。上海市率先进行住培,2014年又启动专培,为病理岗位输送和培养合格人才做出了贡献,这一培训制度进而推广到全国。分会承担着包括建立题库、基地师资培训和组织考试等工作,上海现有10余家病理专培基地,基本能满足培训的需要。但是,上海的住培基地过少,招录的的病理医师不能满足三级医院的需求,二级医院更是望尘莫及。全国都存在病理医师队伍不足的问题。学科建设是病理科发展的重中之重,建立和完善住院医师和专科医师规范化培训是分会承担的一项重要工作,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分会将携手上海市医学会病理专科分会,努力在实践中探索适合我国国情的病理科培训模式,打造一支合格的病理医师队伍。

此外,2019年年底,分会协助复旦大学肿瘤医院举办了“首届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临床病理专业基地师资培训班”,来自全国各地250名病理科医师参加培训,并获得了上海市卫健委颁发的师资培训证书。今年,我们计划申报国家级师资培训证书。

最后,在继续教育方面分会还将举办具有上海特色的会议——海上病理科医师论坛暨第四届年会,至少每年办一次。

加强对病理技术员的准入和继续教育培训

《医师报》:您刚才提到病理科分会中技术员的作用,那么现在病理技术员的发展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

易祥华:我们知道,在我国病理医师的培训体系已经比较完善,包括执业医师资格考试、住培、专培教育等。但病理技术员培训工作目前还是一个“真空地带”,没有统一的对学历、资质等相应的要求。病理专业毕业的技术员很少,大部分是检验和生物技术专业、甚至是护理等专业转岗而来。对他们的培训也只是工作中老技术员的传帮带,或者大医院的进修,缺少系统的继续教育。因此,病理技术员的水平参差不齐。

现如今,精准医学时代对病理科的要求越来越高,意味着对病理技术员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他们不仅要负责制片、处理标本,还必须掌握分子检测技术等。在日常工作中,分子病理检查结果基本上都是由技术员判断而来。现在,很多分子病理检测技术不管是理论还是实际操作,都需要规范化的培训才能满足岗位要求。这就需要像对待医生一样,对病理技术员实行岗前培训。

病理技术员的水平很大程度上影响了病理诊断水平。我们呼吁,从国家层面把病理技术员上岗证培训纳入毕业后教育的规划中,如同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一样,有准入、有资质要求,并经过规范化培训,才能有效提升病理科整体技术水平,带动整个学科的发展。而这将是一个巨大的系统工程。

对话 | 易祥华:“人才短板”仍然是制约病理学科发展的瓶颈

对话 | 易祥华:“人才短板”仍然是制约病理学科发展的瓶颈

对话 | 易祥华:“人才短板”仍然是制约病理学科发展的瓶颈

上海病理人深究“病因”助力“抗疫”

《医师报》:我们知道上海病理人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也做了许多工作,请您详细介绍一下。

易祥华:2019年12月开始,湖北武汉暴发新冠肺炎疫情,上海病理人就积极响应国家号召,全力投入抗击新冠肺炎的防控防治工作中。

2月16日下午3时,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接到国家卫健委的通知,需要组织病理专家队伍前往武汉开展病因研究工作。接到任务,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及瑞金医院病理科积极报名请战,仅一小时就完成了人员集结。这个全部由共产党员组成的6人“病因诊断小分队”,由分会副会长、瑞金医院病理科主任王朝夫教授带队,克服重重困难,至3月20日已完成19例尸检。他们的病理发现,将在揭示新冠肺炎的病因和发病机理上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 

在此期间,分会积极协助呼吸内外科等有关临床学科进行“新冠肺炎的临床研究”,例如探究新冠肺炎进展的影像学表现和病理变化的相关性,期望通过影像为不同进程的患者提供诊断依据。同时,多次接受湖北病理科同行有关新冠肺炎病理的咨询以及为上海呼吸界进行新冠肺炎研究提供病理支持。3月3日,国家卫健委办公厅下发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七版,新鲜出炉的第七版诊疗方案第一次新增了病理部分的内容;我们针对性地带来了病理相关解读,以期给临床诊疗提供建议。上海病理人利用91360等网络会诊平台为湖北以及基层医疗单位提供义诊服务也是一个亮点,在短短的两个月我就完成了20余例疑难呼吸病的义诊,有的甚至免费提供了特殊检查和摄影。

对话 | 易祥华:“人才短板”仍然是制约病理学科发展的瓶颈

避免管中窥豹 病理学界要团结内外共同发展

《医师报》:在您看来,此次疫情对推动病理学科的发展有哪些启示?

易祥华:一直以来病理科较集中关注肿瘤性疾病的病理诊断,但是对非肿瘤性疾病关注较少。此次新冠肺炎的病理研究工作在不同的程度上就暴露了病理科的这个短板。非肿瘤性疾病病理诊断是目前的薄弱环节,尤其是呼吸病理,需病理学科与临床学科、影像学科等多学科合作,共享专业知识和能力,开展交流,相互扶持、共同提升。

正如王辰院士所说,“临床、影像、病理联手,立体地看待问题,而不是管中窥豹、盲人摸象”。

此外,病理学界还应有相互包容、共同发展的意识。每个病理医师都有自己擅长的领域,也不可能对每个临床专科的病理都熟悉。面对像SARS、新冠肺炎这类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可由相应的呼吸病理专家为主,联合其他亚专科的病理医师合作开展研究工作,大家互通有无、共同探讨,将有助于更快更准确地得出分析结果,帮助临床医师制定科学的诊疗方案。

总之,病理学界需要团结协作,才能共同发展。

责任编辑:华夏病理 本站欢迎原创文章投稿,来稿一经采用稿酬从优,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相关阅读

  •   数据加载中

我要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