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频道

时隔八年,我收到了患者的喜糖

许全 华夏病理 525 评论

时隔八年,我收到了患者的喜糖 

不久前的一个下午,我刚刚上班,快递公司的人就打电话说有我的快件,问我的办公室在哪里,我是不是在办公室里。我好生奇怪:没有人说给我发快件啊!待快递公司的人把快件送来,我看了发件人的地址与电话,忽然明白了,原来是她——我曾经的一个患者。再拆开包装袋,发现里面是一包各种各样的糖块。随糖块寄来的还有一封便信,信里说她快要结婚了,特意给我寄一包喜糖来,既是报喜也是对我多年前保住了她的一只眼睛的感谢。她说她的老公长得很帅,工作也算不错,要不是我保住了她的那只眼睛,一只眼的她肯定不会找到现在这样好的老公,一辈子的生活也不会幸福。说实话,作为一名病理医生,我收到病人送的礼物也不是第一次了,但唯有这次我最开心最激动。

话还得从头说起。

2007年4月7日,一位15岁的夏津县农村女孩张静(化名)因左内眦“黑痣”两年,生长加快半年,来我院眼科就诊,眼科医生检查后怀疑是恶性黑色素瘤,给予切除送病理检查。切片出来后,我看也像恶性黑色素瘤。恰巧一位美籍华人病理专家正在我市讲课,我就把切片拿去请他会诊。他看完后说就是恶性黑色素瘤,女孩的左眼球应该摘除。当时我市几乎所有的病理医生都在场,他们看后也没有一个提出异议。这种情况下,按说我就可以发报告了,我的报告一经发出,女孩的左眼球也就保不住了。可毕竟事关重大,是摘一个花季少女的眼球,万一错了可能毁了她的一生?反复思考之后,我还是决定让女孩的爸爸再去上级医院会诊。齐鲁医院病理科的王美清教授会诊后感觉不像恶性黑色素瘤,进一步经过免疫组化检查,最终诊断为复合痣。女孩的眼球不用被摘除了。

到底是不是复合痣?是齐鲁医院的专家说的对还是美国专家说的对?只能通过随访验证。于是,每过一段时间,我都会给女孩的家里打电话,询问女孩的情况。期间,我还借北京军区总医院的病理专家丁华野教授来德州讲学之际请他会诊,他也说是复合痣。如此一直随访了差不多3年,女孩安然无恙,我考虑还是复合痣的诊断正确,基本排除了恶性黑色素瘤,才渐渐中断了电话联系。

如今8年已经过去,相信女孩早已变成了双眼美丽的大姑娘,漂亮又自信。而我,不仅收获了患者的感动,更为当年对女孩的诊断慎重而欣慰。不难设想,要是女孩的一只眼球被摘除了,会是什么样境况。行医还是小心小心再小心的好啊(想要阅读作者的更多精彩文章,请关注博客许全


作者简介:徐连泉,男,50岁,山东省德州市中医院病理科副主任、主治医师。

爱好文学,擅写时事评论及医学科普性文章,作品散见于《中国社区医师》、《健康山东》、《山东卫生计生》、《家庭健康》、《当代小说》、《鲁北文学》及健康报、健康时报、医师报、齐鲁晚报、德州晚报、德州日报等20余种杂志、报纸,并多次在征文中获奖。

责任编辑:涣涣 本站欢迎原创文章投稿,来稿一经采用稿酬从优,投稿邮箱tougao@ipathology.com.cn

相关阅读

  •   数据加载中

我要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