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频道

爱你不易,我仍愿为你做个安静的病理人

华夏病理 华夏病理 765 评论

▌作者:顾丽琴 江苏省太仓市中医医院病理科   

爱你不易,我仍愿为你做个安静的病理人

在医院,有一个科室悄无声息却关乎生死,平淡无奇却石破惊天。它就是病理科,它不同于内科满腹经纶包罗万象,不同于外科庖丁解牛游刃有余,不同于中医科望闻问切博大精深。病理科要一锤定音,见证和审判各种疾病。每一次的诊断结果不是给患者和家属带来喜悦,就是宣判患者“死刑”缓期执行。

日剧《白色巨塔》中有一位外表冷酷的病理科主任大河内,地位尊贵,极富权威,医院外科第一教授都惧、让他三分。大河内教授的礼遇,是很多发达国家病理医生的真实写照。然而,在国内,这样一个“重中之重”的科室,长期以来一直被当成无足轻重的辅助科室。

爱你不易,我仍愿为你做个安静的病理人

日剧《白色巨塔》剧照

“如果有病人忽然来谢我,反倒会不适应”

多年前的一个中午休息时间,我第一次和同事一起做快速切片,当同事把病理报告交给家属同时告知是良性肿瘤时,家属立即高兴地掏出手机邀请手术医生护士吃饭,并且千恩万谢,而对同样辛苦了一个中午的我们,连一句谢谢也没有。我当时心里很不平衡,倒不是为了一顿饭,而是因为家属太不把病理医生当回事了,似乎只有手术医生才是真正的医生,我们这些所谓“医生中的医生”,在患者和家属眼中大概什么都不是吧……

遗憾的是,这样的家属、这样类似的一幕,这些年来我已经见过太多。“习惯了在幕后充当一名“无名英雄”,如果有病人忽然来谢我,反倒会不适应呢!”同事间偶尔也会自嘲。

送检单加上患者姓名不会超过十个字

不光有这样的家属,还有这样的临床医生。

一些临床医生认为病理诊断就是简单“看一眼”,心里压根瞧不起病理医生。填写病理申请单时奋笔疾书,送到我们手上时,我们恨不得也做成切片放显微镜下仔细端详揣摩,实在是太不尊重病理医生了!整张送检单加上患者姓名总共不会超过十个字,字少不说还特别潦草,是臀部肿块还是臂部肿块愣是傻傻分不清,到底是25岁还是55岁横看竖看倒着看反过来看都不能确定!他们不知道肿瘤的具体部位、生长速度、与皮肤或深部组织的关系会帮助到病理医生的诊断;他们也不知道,女性病人25岁还是55岁,在病理科诊断子宫、卵巢、乳腺肿瘤时有着天壤之别!

病理科成为医院的“一角”

这样的医院领导你一定也见过。

“国内没几个医院重视病理科,三甲医院也不例外”,这是开病理学术会议时病理医生一致的观点。即便在北京这样的大城市,病理科也照样不受待见:武警总医院的病理科位于医院西南角一个僻静的小楼里。而在我们医院,病人明明要找的是病理室,每每却总是从病案室辗輾而来。因为病理科不赚钱,所以领导不重视!

我们向别人介绍自己的工作时,对方常常误以为我们是“搞化验的”;病人对我们的称呼,“师傅”远远多于“医生”;甚至连网站的稿酬,病理网也远低于其它网站……

如果没有魏则西,你还知道滑膜肉瘤吗

病理科的无足轻重,一方面源于上述几点。另一方面,病理科的宣传,没有很好地向临床、患者及家属展开,向他们宣传、解释各种相关的病理知识。假若没有魏则西,相信99%以上的普通大众不知滑膜肉瘤是什么。然而作为病理医生的我们,却万分理智地知道滑膜肉瘤不可治,越是年轻的患者病程发展越快。很残酷,但事实如此。

很多临床科室都有宣传栏,经常举办专题讲座进行宣传和科普教育。有些科室还有宣传小册子放在容易取阅的地方。而病理科通常缺少这方面的意识和行为,病理医生更加注重的是病理报告的正确诊断,因为,哪怕是1‰的误诊率,也是不能被患者和社会接受的。没有一个患者希望自己是那1‰的被误诊者,更没有一个病理医生愿意发出一个误诊报告。殊不知,“好酒也怕巷子深”,病理科必须从后台走向前台,走进临床,走近普通百姓,让临床和大众真正了解病理,病理科才会被真正地认识和提高。

虽爱你不易,我仍愿为你做个安静的病理人

爱你不易,我仍愿为你做个安静的病理人

美剧《豪斯医生(House M.D.)》剧照

看过美剧《豪斯医生(House M.D.)》的人都会了解病理科主任的权威和地位,当诊断结果意见不一时,病理科有绝对的话语权,而国家目前正在推行精准医疗,精准的病理诊断必不可缺。

因着这份信念和梦想,这么多年来我依然安静地坐在显微镜前,注视着镜下的方寸之地,在红蓝相间的图像中对疾病的本质做出判断。虽然我们的报告也越来越谨慎,“高度怀疑”、“可能是或者是”、“不排除”、“建议至”这样的描述也不少见,但每当遇到不典型病例,我们还是主动联系临床、反复查看标本、不断重复切片……

责任编辑:涣涣 本站欢迎原创文章投稿,来稿一经采用稿酬从优,投稿邮箱tougao@ipathology.com.cn

相关阅读

  •   数据加载中

我要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