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频道

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病理医生——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病理研究室主任步宏

健康报 1920 评论

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病理医生——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病理研究室主任步宏

病理科是医学之本

我国目前有一大批1977年恢复高考后培养出来的病理医生,他们都已成为我国病理学界的栋梁,许多人担任着各大病理中心的主任和学术带头人,步宏就是其中一位。七七级的步宏,毕业后分配到四川医学院,也就是后来的华西医科大学工作。“文革结束后各大科室都很需要医科大学的毕业生,大学阶段我学病理时就很喜欢这个能讲清医学道理的课,有搞病理的机会,我当然很乐意。那时各大科室没有收入上的差距,病理的学术性很强,想干的人很多。临床病例讨论(CPC)时病理医生最具有权威,很牛。今天,病理科还是学术性很强的科室,是医学之本。如果再让我选择,病理科对我仍然有着极大的吸引力。”步宏说。

病理医生从磨刀开始

30多年前,病理科做组织切片是用钢刀切片,不像现在使用一次性的刀片这么方便。在华西当病理医生先要到技术室轮转,熟悉病理切片制作的全过程。“我工作的前三个月是在技术室,最早的工作就是磨刀,老技师告诉我,要把刀磨到拿一根头发一吹就可以切断的程度,刀就磨好了。坐下来一磨就是半天,可是怎么也不能把头发吹断,后来我才知道,那个时候切片的钢刀是很宝贵的,不可能拿一把新刀或者还可以用的刀让我练手,让我磨的都是报废的刀我不可能把它磨锋利,磨了一个月,老师看我的耐心练出来了,动作也规范了,给我换了一把刀,我才吹断了头发。”步宏说:“两年后我们科的一位老技师研发出国内第一台自动磨刀机,我心里不知道有多高兴,技术革命解放了我们这些生产力。喜欢创新的我还自己摸索过自制刀片夹,用刮胡子的刀片来切组织切片,这个工作还在《华西医科大学学报》上发表了。”

“看看现在,简直天壤之别。我既感慨科学技术的进步,更理解标准化、自动化的必要性。我也从内心佩服中国老一代的病理学家,他们在那么艰苦的条件下建立和发展了中国的临床病理学科,为中国的医学事业奠定了基础,提供了保障。”步宏说。

“病理学的第二春到来了”

随着临床各学科的发展和当代疾病诊治的需求,要求病理科回答和解决的问题越来越多,分子病理诊断的重要性日益凸显,病理学科的重要性在今天比以往更体验了“病理乃医学之本”的地位,分子病理学已占据了临床肿瘤学的最高端和最前沿,病理医生有了更重大的责任和更多的任务。“我们的第二春到来了”,步宏说:“而这都要求我们要在切片和形态之外下更大的功夫,开拓更广阔的疆土。”

步宏认为,我国目前的病理科总的状况是,高质量中心医院的病理科医生工作量巨大,每天过于繁忙,而基层医院的病理科人少、条件差,每年诊断的病例数也非常少,病理诊断经验不足,每年接触1000~2000个病例,学的没有忘的多,遇到稍微复杂一点的的病例,做出正确诊断的几率小,更谈不上有质量的专科病理诊断。工作量不够,收入就很低,没有人愿意学、愿意干,形成了一种恶性循环。

这和现行的机制体制有关。国家医院评级要求二级医院必须建有病理科,一个县域内通常有三家医院,即人民医院、中医院和妇幼保健院,每个医院都想成为二级医院,就都要成立病理科,这样的病理科只有一两个人,有的连制片的技术人员和诊断医生都有同一个人担任。每年仅1000多例的诊断,不可能达到合理病理科的标准?“应该由国家扶持在每个县域内建设一个合格的病理科,这样才能让二级医院的病理科进入良性循环。国家的规定应该是二级医院都必须开展病理检查,而不是要建一个滥竽充数的病理科。”步宏如是说。

责任编辑:涣涣 本站欢迎原创文章投稿,来稿一经采用稿酬从优,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相关阅读

  •   数据加载中

我要评论

0条评论